• 所以我好长一段时间,大概有一年没在blogbus写blog了。我想还是在豆瓣日记记一些吧,请各位朋友移步:

    http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dcm/notes

  •  

    彩椒是学五观堂素食的,这里加了虾干切碎滚一下做汤底,加入切粒的南瓜、莲藕、蘑菇等同煮,小火收汁。

    其余几个是我例牌菜式了。

    豆瓣日记要审查,我这篇竟然也有敏感词。。。。

     

  • 2009年2月@郑州

    2009-07-03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后海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草场地艺术家工作室 老董家,新年喝酒会,不醉无归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敬敬

    2009-07-01

    每年呢个时候,我都挂住一个人,她长眠于乡下。


    去年8月里,我回乡,说要去看看。开始姐姐说可以一起去,后来,只能我哥偷偷开车送我去。


    从一条芭蕉小道绕上尚有人迹的狭窄山路,拨开齐人高的茅草,挡开出位的树枝,望着挑高一簇簇发黄的白花寻过去。经过太祖太婆的大石碑,小时候还需仰望、觉得威慑雄伟的石碑,今天看来不过两扇门大小,其上的雕花,印象中的盘龙攀凤而今只留几朵幡云。碑前留出一块空地,七八平米大,族人来拜拜的时候怎么站得下?况且还得跪下来拜拜呢。清明时节,每家每辈的男丁都得来拜祭祖先,小孩可以跟着来玩儿。上了中学就得补课,所以只有小学那会儿能跟去拜拜,也是难得和同辈的哥哥姐姐玩,那时我还是最小的妹妹。再后来,有再婚的叔叔,也添了些八十后。

    哥,这就是温氏太婆哦,要不要拜拜才能走?

    你要就作揖几下吧。

    跨上墓手旁边还能看出是路的小道,上到了一块较为开阔的地儿,有几棵并长的松树,下面是她,一个小陶罐。我们环顾四周,挽起衣袖,扯着胸前的衣服纳凉稍息。我揀了几个松果,放到她面前,然后又扔散了。

    我们没有带香火,不能带。妈妈万叮嘱,不要留香脚,不能让你伯母那边知道你去拜了,这样她只保佑我们,不保他们家。

    那我能做什么呢,我定定地看着她,想把所有她的音容笑貌忆起,涌出的不过泪两行。

    最后,我们一起跪下拜拜,起来拍拍膝盖的黄土、放下衣袖,挡开那些锋利的割人茅草,下山回家去。

    敬敬,我的奶奶。191X-2003.08。